零对冲:欧盟欲效仿印度废除大额钞票

01月29日讯,自印度去年11月宣布废除大额钞票以防止腐败蔓延后,欧盟可能也将效仿。据知名博客零对冲(Zerohedge)消息,欧盟已经停止生产500欧元纸币,正朝着“无现金社会”靠近。

报道称,此前世界各国精英曾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就“为何世界需要消灭货币”这一问题展开了讨论,而几天后欧盟就提出了一项建议—限制现金支付。包括罗格夫、斯蒂格利兹、萨默斯在内的专家们都呼吁停止使用现金,因为仅恐怖分子和毒品交易商们需要现金。鉴于此,欧盟提出这项建议也就不足为奇了。

据悉,早在2016年2月2日,欧盟就曾提交了一份行动方案给欧洲委员会和议会,内容为进一步打击恐怖主义融资。该行动方案建立在现有的欧盟规定基础之上,旨在适应新威胁,令欧盟政策和国际标准保持一致。在“欧盟采取措施加强了对流入和流出欧盟的现金的控制”这一背景下,“限制现金支付的现实意义和适宜性”也得到了考虑。

该行动方案指出“现金支付被普遍使用于恐怖活动的筹资,在这一背景下,限制现金支付的现实意义值得探索,数位成员的规定已经禁止特定金额以上的现金支付”。

现金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是匿名交易。人们出于正当理由(例如保护隐私)可能需要这样的匿名。但是这一功能也被滥用在洗钱和恐怖活动筹资上。由于控制现金支付交易存在一定的困难,进行大额现金支付的可能性帮助了洗钱和恐怖筹资活动,

对现金支付的限制将是打击有组织犯罪机构的涉及大额现金支付交易的犯罪活动的有效手段。限制大额现金支付,再加上现金申报和其它反洗钱协调机制义务,这些将阻碍恐怖主义网络的运作和其它犯罪活动的进行。这还有助于在调查恐怖活动的过程中追踪金融交易。由于现金支付交易是匿名的,这就阻碍了有效的调查。因此限制现金交易将有助于调查。

然而,随着现金交易被转移到金融系统中,金融机构利用适当的控制措施和程序了解交易双方变得尤为重要。对新的和现有客户进行充分的尽职调查是这些控制措施符合反洗钱协调机制规定的关键所在。

恐怖分子不仅在非法交易(购买炸药)中,也在表面看起来合法的交易(支付住宿和交通费用)中使用现金,以此来维持他们的非法活动。而限制现金支付将对依附于恐怖活动的资金交易造成严重障碍。

有组织的犯罪和恐怖活动筹资依赖于现金来支付执行非法活动所需的费用并受益于此。通过限制使用现金的可能性,该建议将有助于破坏恐怖活动筹资,这是因为需要使用非匿名方式支付将要么阻止这类犯罪活动,要么有助于警方侦查犯罪活动。这样的建议还以统一欧盟各成员国的此类限制性规定为目标,从而为企业创造公平的经营环境,消除内部市场的竞争扭曲现象。它还有助于打击洗钱行为、逃税行为和有组织的犯罪行为。

在建议提案的末尾,他们还提到了“基本权利”。

尽管被允许使用现金支付并不构成一项基本权利,但是该举措的目标——“防止现金支付所能实现的匿名性”可能被视为破坏了《欧盟基本权利宪章》所载的隐私权。然而,经过了该宪章第52条的补充,如果限制性规定是必要的且符合欧盟认可的共同利益目标或者出于保护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权利和自由的需要,那么限制性规定可以在遵照相称性原则的前提下进行制定。而限制现金支付的目标符合上述要求。值得注意的是,国家往往会因破坏了人们的基本权利而无法成功出台限制现金支付规定。

SovereignMan网站撰稿人——美国知名自由投资者西蒙-布莱克就这项建议发表了自己不同的看法。以下是其发表的文章的部分内容:

每一次我们扭转局面,现金战看起来就会有新的攻击进展。印度是最显著的例子——几周之前该国陷入的尴尬困境(印度政府连夜停止两个最大面额的现金货币的流通)使得该国至今还处于混乱中。然而,也不乏一些较小的例子。

在美国新奥尔良市,当地政府于本月初决定禁止驾驶者在车管所办事处缴纳现金。正如我最近写道得那样,数个花旗银行在澳大利亚的分支机构也都停止了现金交易。前美国财长拉里-萨默斯上周发表文章称“印度政府的做法让我们毫不犹豫地建议美国、欧洲和全世界停止印制大额钞票”。换言之,尽管印度因此发生了混乱,但是萨默斯认为我们应该限制100美元纸币的印制和流通。

在货币政策会议上,决策者们几乎总是抛出了相同的论调——只有犯罪分子和恐怖分子才使用高面额现金。哈佛大学教授、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美联储官员肯-罗格夫近日出版了一本书,书名就是《现金诅咒》。本-伯南克称之为“有趣且重要的一本书”。

令人震惊的是,亚马逊上的大量评论文章赞赏了罗格夫在这本书中所阐述的富有远见的观点。和其大多数同事一样,罗格夫认为诸如100美元、500欧元等大额钞票仅被用于“毒品买卖、敲诈、行贿、贩卖人口”。事实上,他们开玩笑地将500欧元钞票成为“本拉登”,因为仅恐怖分子使用该面额货币。

我的团队和我就此展开了一些调查研究,我们发现了一些非常有趣的数据。我们的研究结果表明拥有越高面额货币的国家的犯罪率(包括了有组织犯罪活动)越低。

我们的研究过程很简单:看世界经济论坛的竞争力排行榜,该排行榜对各国有组织犯罪活动情况以及处理犯罪和暴力行为的直接成本进行了评估。

根据世界经济论坛的排行榜,发行1000瑞士法郎纸币的瑞士的有组织犯罪率是全世界最低的。发行1000新加坡元纸币的新加坡的情况也类似。日本发行的最大面值纸币是10000日元,其犯罪率也非常低。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发行的最大面值纸币是1000迪拉姆,其犯罪率也很低。

再看看那些纸币面值较小的国家,情况就截然相反:犯罪率,尤其是有组织犯罪率非常高,例如委内瑞拉、尼日利亚、巴西、南非等。有组织犯罪行为很普遍。这些国家发行的纸币的最大面额都低于30美元。

各国发行纸币面值和其腐败率、逃税率之间的关系也是如此。

昨天我们写了一篇关于格鲁吉亚的文章,这是一个位于黑海边上的小国,该国实行单一税,使得纳税依从度攀升。这个国家还被视为低腐败率的最有效的做生意地点。格鲁吉亚最高面额的纸币是500拉里,价值约为200美元。这在一个月平均工资仅数百美元的国家是一个不小的数目。与马来西亚、乌兹别克斯坦进行比较的话,这两个国家的腐败率都很高,马来西亚的最高面额钞票是50林吉特,价值约11美元,乌兹别克斯坦的最高面额钞票5000苏姆的价值约为1.57美元。

由此可知,那些政治和金融机构想要你们自愿认同废除或者至少减少现金的观点。

它们(欧洲政治家和金融机构)用各种各样的宣传,试图让人们在犯罪腐败与高面额纸币之间划上等号。简言之,数据并不能支持他们的推断。这只不过是以民众隐私和自由为代价让他们获得更多权力的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