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经济的19+1位权威人士突然集体反水!特朗普该如何面对?

北京时间今天凌晨,能够左右美国经济走势的19+1位人士居然不约而同的表示反对特朗普,这是怎么回事呢?

在美国联邦储备体系中,有一个地位超然的组织能够决定美国的货币和利率政策,这就是FOMC,即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由7名美国政府任命的常任理事,纽约银行行长以及另外11位联邦储备银行行长中的4位组成。尽管每届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拥有决策权(投票权)的只有12名成员,但其实上,没有投票权的7名联邦银行行长由于能够参加会议讨论且后续有机会获得投票权所以他们的意见举足轻重。

就是这19位美国经济界的权威人士于昨天披露的1月31日至2月1日会议纪要中共同表示出对特朗普的反对。熟悉美联储的暴友们可能知道,出于尊重美国总统的意图和保持一贯的模糊暧昧,美联储一般很少直接和美国总统的政策对着干,也很少评论总统的财政政策。不过兔子急了还咬人呢,被特朗普逼的有点紧的美联储官员们在用最大尺度来表明的立场。我们来看看他们是怎么说的:

本周三公布的今年1月31日至2月1日美联储会议纪要称,多位与会高官认为,若经济处于正轨,未来就业与通胀数据符合或优于他们的预期,甚至有超出联储就业和通胀目标的风险,加息步伐相对很快(fairly soon)可能适宜。

少数与会者提到,最近股价走高可能部分体现,投资者预期特朗普政府的减税或财政刺激会提振收益,而他们认为这些政策可能不会成为现实。这些与会者还对股市隐形波动率低表示担忧,认为这与特朗普政策前景极高的不确定性不符。

特朗普上台之后一直表明不希望美元太强,希望能够通过各种财政方案刺激美国的经济增长和就业,比如大基建;另外他还想通过松绑《多德—弗兰克法案》刺激美国金融行业继续高涨。

显然,从美联储会议纪要透露出来的信息看,特朗普这些美好的愿景正在被美联储一个个的打破。首先说,美联储的态度一贯是不希望美国经济有太大的波动,就业和通胀已经差不多达到预期的时候该管就得管了,不然经济出现过热再出手,对美国经济会产生更大的负面作用。目前,以美联储的视角来看预期中的目标俨然快达到了。

如果美联储动手,也就是加息,甚至缩表的话,那么会直接影响美国经济增长的势头,特朗普想要通过发行更多债券来搞的大基建也将因为发债成本高昂而大打折扣;另外,美国股市和楼市的资产泡沫其实已经不小了,如果特朗普真的给《多德—弗兰克法案》松绑了,完全可能导致美国重蹈08年的覆辙。特朗普是疯子,美联储可不是,为了尽早的控制资产泡沫,减少对美国经济长期的冲击,美联储只得动用自己的加息大棒以反对特朗普的措施。

美国财长努钦

特朗普上台之后除了不希望美元走强,还不希望人民币“趁机”走弱占美元便宜。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特朗普明里暗里动用各种手段表示要对中国动手,甚至不惜以贸易战为代价。

不过特朗普在前面摇旗呐喊了半天,真正主管美国经济的财政部长却从后门溜走了,而且主动和中国套起了近乎。早先美国财长先后和汪洋、周小川、刘鹤、肖捷等通电话表示要搞好中美经贸关系,昨天几乎在美联储公开会议纪要的同时,美国财长努钦再次表达了对中国的友好:

在美国财长努钦接受《华尔街日报》提问人民币问题时,努钦拒绝正面回答,而是说他期待与中国有“健康的双边关系”,是否操纵汇率和是否利用汇率获取贸易优势地位是两个独立的问题,“一些贸易问题会有观察的意义,我认为投资问题也是。我们需要在很多方面协作。”“一个是货币操纵的问题,另一个问题是有没有不公平的贸易优势,它们可能有关,可能无关。”

美国财长这话说的真漂亮,果然是老司机。和特朗普这个愣头青不同,美国财政有意的把汇率问题和贸易问题做切割,两个问题一码是一码;而且他不像特朗普那么不好交涉,他表示这两个问题都可以坐下来谈。

如果再结合此前美国财长给IMF总裁拉加德打电话的时候说“希望IMF能够针对成员国的汇率政策提供直率和坦诚的分析”,那么我们更加可以判断美国财长想把汇率问题从美国对外贸易中摘出来,他希望借助更为缓和,也更为有说服力的途径,即第三方机制IMF来解决汇率问题。

除了在对华关系方面和特朗普不一致,在美元强势方面,美国财长也饶有兴致的站在了特朗普的,美联储的同一战线上。

努钦说,短期来看,强势美元对美国经济利弊皆有,“出于更长远的目的,美元升值是好事”,他预计长期来看会升值。

努钦为什么和美联储走到一起,除了出于对美国经济长远的理解和认为长期来看强势美元有利于维护美国的金融霸权以外,暴哥认为这还和美联储以及美国财政部之间不清不楚的关系有关。美国财政部和美联储的关系之亲密有两层,第一层是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之间相互扶持才能更好地发挥彼此的作用,减轻彼此的工作压力;第二层是美联储长期供养美国财政部,可以说是财政部的衣食父母。仅2016年,美联储就上缴了920亿美元给财政部。

最后暴哥想说,刚刚“满月”的特朗普,如今面临的内政外交问题是在太多了。原本特朗普就不是通过绝对多数选票上台,现在随着民意持续走低,想寄希望于民望,煽动国内民众情绪来整顿朝纲似乎希望越来越渺茫。选举和指正原本就是两回事,特朗普在撞了一系列南墙之后,恐怕不得不回到美国传统政治正确的精英路线上来。诚然,特朗普对于改变初衷是一百个不愿意,不过又能怎么样呢?美国这部国家机器百年来的运转从来不是谁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