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利亚的地狱之门已经大到揭露出20万年前的远古森林!

这不是秘密了,西伯利亚的永冻层最近一直在薄冰上。情况变化非常的大,巨洞突然冒出,而且,在某些地方,苔原简直就是在人们的脚下冒着泡泡。

但新的研究揭露,这块区域最大的坑洞之一,被当地的雅库特(Yakutian)人称为’地狱之门’,正在非常迅速的扩大,揭开了长期被埋藏的森林、尸体、以及长达20万年的历史气候记录。

被称为巴塔盖卡坑(Batagaika crater),它的正式称呼为’巨型崩落(megaslump)‘或热岩溶(thermokarst)‘。

近年来,西伯利亚一直出现很多巨型崩落,但研究人员认为,位于萨哈共和国首都雅库茨克(Yakutsk)东北方660公里(410英里)的巴塔盖卡坑可能是一个异常现象。

不仅这个坑落已经是同类中最大的,几乎有1公里(0.6英里)长和86公尺(282英呎)深,而且还一直在扩大。

由德国阿尔弗雷德·魏格纳研究所(Alfred Wegener Institute)的Frank Günther在去年提出的研究揭露,在过去10年的观察中,坑落的顶壁每年平均扩大10公尺(33英呎)。而在更温暖的年代,每年的扩大高达30公尺(98英呎)。

这个团队还怀疑,在北半球温度升高的情况下,坑落的侧壁将在未来的几个月到达附近的山谷,这可能导致更多的土地塌陷。

Günther告诉英国广播公司(BBC)的Melissa Hogenboom:“通常经过这么多年,我们不再看到这么大的加速或减速。它一直持续在扩大,而连续的扩大意味着坑落每年越来越深。”

这不是气候变迁的好消息。坑落的形成,首先开始于1960年代左右一大片森林被清除之后。

因为在温暖的夏季月份,地面不再被遮蔽,它加热比过去更快,最终导致永冻层融化,然后地面崩塌。2008年的大规模洪水使得融化更加严重,而且促成了坑落的大小。

这块地区的不稳定,不仅对当地是危险的,还要担心随着坑落变得越大来越深,会把被锁住好几千年的碳储存暴露出来。

Günther告诉英国广播公司:“全球估计的永冻层碳储存量与大气层的碳数量相同的。”

随着坑落继续融化,这些温室气体可能被释放到大气中,引起更多的暖化。

Günther补充:“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正回馈。暖化会加速加温,这些特征可能会在其他地方发展。”

但这不是所有可怕的消息。这个月,在第四纪研究期刊(Quaternary Research)上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暴露的坑落层,现在可能揭露20万年的气候数据。

那是除了保存长期被掩埋的森林遗迹、古老的花粉样品、甚至是被冰冻的麝牛、长毛象、以及一匹有4,400年历史的马的遗骸。

这里是一些古树残骸在融化的永冻层:

这项研究由来自英国萨塞克斯大学(University of Sussex)的Julian Murton领导,他表示对于了解西伯利亚过去气候的变化,以及预测未来的变化,暴露的沉积物是有用的。

虽然地球的大多数地区在过去20万年经历了冷却和暖化的时期,但西伯利亚的气候历史是相当未知的。

但根据Murton,西伯利亚上一次看到这种崩塌的发生是在大约1万年前,当时地球结束上一次的冰河时期。

然而今天,大气层中的温室气体浓度远远高于当时。比较上一次冰河时期结束时的百万分之280二氧化碳,我们现在是在百万分之400。

Murton告诉在科技和文化频道Motherboard的Sarah Emerson:“巴塔盖卡景点包含了一个非常厚的永久冻土层沉澱序列,其中包括两个被解释为林土层(forest bed)的木材丰富层,指出过去的气候和现今天一样暖活或更暖活。”

“上层的林土层覆盖在一个被侵蚀的旧土地表面上,可能是在过去一段气候变暖的情况下,永冻层解冻。”

如果研究人员能够使用这些资讯,来精确地了解西伯利亚上次永冻层融化的情况,我们或许就能够为下一次再发生时做好准备。

Murton告诉Hogenboom:“但还需要做更多的研究,暴露在坑落的沉积物确切日期依然是未知的。”

他现在正计划在这个地区钻孔,以分析更多的沉积物,并且更准确地了解过去发生的情况。

Murton说:“最后,我们正在尝试了解在西伯利亚上一次冰河时期期间,气候变迁是否具有很多变化性的特征:变暖和变冷;如同发生在北大西洋的变暖和变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