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当选捅破的不是窗户纸,而是美国百年危机

特朗普的当选,让不少以“自由”、“开放”、“民主”为傲的美国人不能接受。他们不相信自己的同胞会选出一位与这些词组“完全不搭”的人来统治美国。有媒体认为,这是美国内部舆论分裂的征兆。

那些给特朗普投票的人是谁呢?他们多半祖先几百年前就来到美国,生活在美国中西部内陆地区,渴望通过劳动获得财富和尊重,但他们的同胞却纷纷把工作机会留给别的国家。

他们或许玩不转智能手机也享受不到互联网经济的红利,对R&B或者说唱乐不感兴趣,希望延续老派的生活方式,所以他们选择能代表他们声音的人出来,让另一半美国人倾听。

出生在海外,也就是第一代移民的新美国人,已经由1970年的4.7%增长到2015年13.7%,每8个美国人中,就有一位母语非英语的公民。

这些移民的到来惠及了沿海地区高新技术产业,却令内陆习惯了百年长治久安生活的老移民后代们感到恐慌和不安——“我们想要的不多,却也被新移民们抢走了”,这种情绪又被轻易地说成是“种族主义”、“排外”,而不是促进他们沟通和理解。

或许,就是今日美国社会一群人振臂高呼,而另一群人用沉默反抗的原因吧。

那些把自己国家真当成“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而不能接受“有地气儿总统”的美国人或许忘了,种族隔离制度在他们国家,刚被废除了50年,再往前翻,奴隶制的废除也不过150年的时间。

或许他们有过一位50%非洲血统的总统,但并不意味着,过往黑暗的历史就轻易灰飞烟灭,从国民的日常生活中消失。

上一次美国社会的激烈对立,人们付出了血与生命的代价。但不见得,所有国民都同意那次对立已经彻底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