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与美联储因“万亿债务”撕破脸?

近期美国的经济数据恰好支撑美联储提高短期利率及收紧利率曲线,周三公布的美国2月ADP新增就业人数大增29.8万人。ADP是非农的前瞻数据,市场已经基本锁定非农会走好,数据公布后美联储3月加息概率涨至100%。

而今年以来,原油价格趋于稳定,波动性较小,因而减少了通货紧缩的压力。通货膨胀指标显示,近期价格压力温和,但仍存在上行风险。

近期共和党公布了奥巴马医改替代方案,但却没有涵盖其成本预算。该替代方案提出基于年龄的退还税收优惠,帮助民众购买医保,其中新的税收抵免门槛个人为7.5万美元,但在这份方案里,却没有提及如何增加收入来抵消减少的税收。

因大量债务未偿还、医保改革成本不确定、消费者和企业支出开始减少,美国的债务上限急需提高,否则政府可能面临“停摆”的后果。一切的未知都将阻碍经济发展,在医保改革的过渡时期,医改政策的不确定性或使一些公司放弃为员工缴纳医保,从而损害经济,减少行业创新。

因而,美国国会可能成为经济的风险,一旦美联储加息,较高的利率会增加债务成本,从而增加了国会的预算赤字。在上周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国会演讲上,特朗普提及增加国防开支,这可能使得财政政策开始重新发挥作用,有助于经济增长。

但这也可能使美联储以比预期更快的速度加息。一旦美联储加速提高短期利率,美国国会将陷入“是否提高债务上限”的困境中,倘若国会对“高如累卵”的债务视而不见、按兵不动,外国债权人也可能对美国国债失去信心。

目前市场已经对美联储3月加息加以定价,但仍有分析指出,美联储可能延长至6月再加息。除了上述提到的债务问题,过早加息还将导致美联储和其他国家央行的货币政策分歧加大,从贸易和经济的角度来看,美元走强将使美国贸易经济竞争处于劣势,且对通货膨胀有负面影响。

基于以上原因,有部分分析师指出,过早地在3月加息可能反而会使美国经济增长放缓,美联储更可能等到6月再进行2017年的第一次加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