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的负面评价正在流传:极端情况下或在4个月内倒闭

特斯拉一直都是电动汽车领域的领头羊,但特斯拉的发展完全是依靠大规模的融资来进行的,特斯拉的业绩数据及从中得出的结论并不让投资人看好,非常有可能发生的极端情况是特斯拉可能在四个月内倒闭。

投资者最近为特斯拉做了一个固定费用覆盖率测试(Fixed Charge Coverage Ratio test),而特斯拉无法通过这个测试。

特斯拉在去年五月份为Tesla 3型的生产进行了大规模融资,但是今年的投资者却对此兴趣不大。

特斯拉公司的资产负债表显示应付账款为18.6亿美元,累积利息等杂项应付账款为12.1亿美元,长期债务及融资成本为11.5亿美元,以上几项合计为42.2亿美元。

特斯拉公司在资产方面账面显示为62.3亿美元。这看上去似乎不是大问题,资产负债抵消还盈余20.1亿美元。

但是让我们来看一下其它几个事实。特斯拉2016年第四季度的运营成本为4.48亿美元,参考第四季度的运营成本,2017年第一和第二季度的运营成本也与2016年第四季度相类似,这样资产盈余就只能剩下11.1亿美元。

但是特斯拉曾经预算在2017年上半年还有20亿-25亿美元的基本建设费用支出,这样特斯拉的盈余是不足以维持到第二个季度结束的,还需要8.9亿-13.9亿的资金规模才能得以继续。

这也就意味着特斯拉有9亿美元的巨大资金缺口。

特斯拉唯一的依靠只能是利用杠杆进行借贷融资。特斯拉能依靠自己的12亿美元资产支持和6亿美元的库房设施来进行融资。但是特斯拉已经在2016年第四季度将以上设施进行了质押。

我们还不能忽略特斯拉的供应商们日益急促的支付要求(特斯拉主要部件供应商为Hoebiger公司和SHW公司),他们已经提出了要求特斯拉保证付款的诉求,而且已经列入信用条款且得到地方法院的备案支持。

特斯拉是否能以削减基本建设费用来渡过难关呢?这样也行不通,因为特斯拉去年已经进行了大规模削减基本建设费用。

2016年2月份特斯拉基本建设项目预算为22.5亿美元,在百般裁减后最终基本建设项目支出为12.8亿美元。

而这些在基本建设上削减下来的资金又用在了特斯拉的电池工场Gifafactory,和Tesla 3型的模具开发及与Tesla 3型相配套的超级充电站及服务中心的建设。

最近特斯特对外声称它已经成功地向供应商申请了支付延期,但是这也解决不了多大问题,因为支付延期会产生一系列问题,供应商会因此拖延对其的部件供货,而这将影响Tesla 3型电动汽车最终下线的日期,而这是特斯拉不想看到的。

所以对于特斯拉来说没有多少杠杆借贷可以用了。

而且特斯拉还不能使本公司账面结余低于2.5亿美元,因为这是取得杠杆融资的固定费用覆盖率测试的要求。

如果继续进行借贷,就要通过这个测试,而这一点特斯拉很难满足要求。

特斯拉的债券被评为垃圾级,所以继续借贷目前看来是不可能的。

综合以上这些不可避免的事实,毫无疑问特斯拉的当务之急是进行融资,而且越快越好。

然而,特斯拉总裁伊隆•马斯克似乎在未来的几周内还没有头绪。

不管特斯拉是死是活,特斯拉完全依靠资本市场才能存活。特斯拉以前一直是靠着资本而生,现在也必须依靠华尔街成本高昂的的融资才能存活。

特似乎是雪上加霜,据Probes Reporter 报导,美国证券管理委员会(SEC)正在对特斯拉旗下的SolarCity展开调查,而这一切是对特斯拉股票成长的大障碍。

我希望Probes Reporter 报导是无中生有的。然而如果美国证券管理委员会真的在进行着这悬而未决的调查,这无异于给特斯拉当头一棒,而且据传闻摩根斯坦利和德意志银行这些大的融资对象都在内部有对特斯拉的消极评价,这也是特斯拉融资的大障碍。

很有意思的是德意志银行的总裁罗德•莱切(Rod Lache)在上周四早上对外界说到:“我们研究了特斯拉公司的6个去年第四季度的相关数据,感觉特斯拉正在向可期望的目标前进。”

资本的世界历来都是虚虚实实,德意志银行可能在故意掩盖它和特斯拉的财务关系。

德意志银行去年五月份参与了特斯拉公司的融资,马斯克从德意志银行融到1亿美元投资,德意志银行罗德不可能在公开场合上为自己的投资对象特斯拉泼上一盆冷水。

在美国产业动态杂志CoverDrive最新一期关于特斯拉的报导是,特斯拉在连续四个月的收入是零增长,这是特斯拉公司有史以来的第一次。这将以前关于特斯拉公司的各种盈利报导击得粉碎。

乐观一些的话,Tesla3型可以如期交付市场,但是这样的交付只能是以巨大的损失来支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