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竞天择理论再被挑战 葡萄牙发现40万年前人类头骨化石 

早在2014年7月15日,三位考古学家使用液压破碎机在葡萄牙南部阿罗埃拉的岩石中偶然发现了一些骨头化石。经过两年半的细致研究,科学家还原出40多万年前的人类头骨化石,揭开了这个不为人知的人类发展阶段的面纱。

据西班牙《国家报》3月13日报道,由于骨头化石已经嵌在周围的岩石中,因此阿罗埃拉矿区的负责人决定将包裹着化石的石块整体挖掘出来。随后石块被送往马德里人类发展与行为中心。化石修复师玛丽克鲁斯·奥尔特加表示:“我在职业生涯中从未遇到过如此艰巨的挑战,不但是因为这批化石至关重要,更因为要从岩石中提取化石非常困难。”该中心发表新闻公报称,必须利用牙钻展开细致工作,在不破坏头盖骨的前提下,将骨头化石从岩石中提取出来。接下来科学家利用医用扫描仪对骨头化石进行扫描,以便重建头盖骨的三维立体模型。

此项研究成果已于3月13日发表在美国《国家科学院学报》月刊上。根据通过岩石年代测定法得出的结论,这是一个生活在40万年前的人类右半边头盖骨化石。在发现这个人类的头盖骨的同时,科学家还在其身旁发现了那个时代的“智能手机”——一把双刃石斧,而考古学上通常将这种石器工艺技术称之为“阿舍利文化”。科学家还发现了一些烧过的骨头,但目前尚无法确定这些原始人是否已经掌握使用火的技巧。由于这个头盖骨属于意外发现,因此在其顶部还清晰保留着液压破碎机留下的钻孔。

在整个欧洲发现的这个时期的人类化石当中,这些人类遗骨的发现地最靠近西方。这些骨头的主人来自一个阿舍利文化原始部落,曾经与西班牙阿塔普埃尔卡山和法国托塔韦勒的原始部落生活在同一时期。巴塞罗那大学研究员、此项研究的带头人若昂·齐良表示,这个原始人综合了该时期人类的所有特征,在某些方面类似于阿塔普埃尔卡山的原始人,但某些方面又不像。

由于这个原始人的特征与以往发现的所有人种都不相同,因此发现者尚未确定其属于哪个人种。这种情况类似于在阿塔普埃尔卡山发现的人类遗骨,但目前这个人种已经被命名为海德堡人,并被认为是尼安德特人的祖先。在葡萄牙发现的原始人与海德堡人非常相似,但又具有其独有的特征。

齐良表示,这些人种都是直立人的后代,是在100万年前最早离开非洲的人类。他们在欧洲不断进化,变成了阿塔普埃尔卡山的先驱人,在数十万年后又进化成尼安德特人。他还认为,新的发现促使科学界放弃旧有观点,即某个人种曾经战胜另一个人种,或者说智人是物竞天择、优胜劣汰的产物。

此项发现的另一个重要之处在于,在发现人类遗骨的同时还发现了工具,并且能够准确测定其年代,而这是在阿塔普埃尔卡山的发现中无法实现的。此项研究的合作者胡安·路易斯·阿苏瓦加指出,这个原始人的脑容量约为1200立方厘米,低于现代人的1300立方厘米,更低于尼安德特人的脑容量。这个时期的欧洲是一个“动荡不安的世界”,各个原始部落之间纷争四起,时有部落全体灭亡的情况发生。新发现的化石将有助于了解这段历史。至于化石的发现和提取过程,他表示此前在欧洲和亚洲都从未出现过类似情况。

参与提取化石的科学家霍安·道拉和蒙特塞拉特·桑斯表示,提取工作异常艰难,甚至一度中断,因为只有用从德国运来的一把特制的电圆锯才能切开坚硬的岩石。化石提取工作就像在修复一件工艺品。

古人类学家玛丽亚·马丁农-托雷斯表示,葡萄牙原始人的发现让科学界彻底放弃了尼安德特人的发展史是一个线性进化史的观点。过去的观点认为,尼安德特人是在进化过程中逐渐形成其特征的。然而,此项研究表明,在更新世时期的欧洲,每个人种都是使用相同的材料但通过不同方式调制出来的特制鸡尾酒。因此所谓的尼安德特人的起源并非只有一个人种,因为这个人种是不同人种相结合的产物。是冰河时期的严寒让这些原始人部落逐渐孤立,天气转暖后这些人种再次相遇并有机会繁育后代。因此尼安德特人的基因依然保留在现代人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