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21世纪美国最大宗出口产品或许是“美国人”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4月24日刊发作者苏克图·梅赫塔的文章《美国人,你的梦想之地在海外》称,美国年轻人不该相信特朗普的“美国浩劫”失败主义言论,而应该充满信心地闯世界。在出生的房子里待一辈子不是一项宪法权利,美国人需要考虑接受在世界各地生活的想法。

文章称,最近,美国最激烈的一项争论是进入美国的移民问题,以及已经在这里的人是否被移民抢走了工作。不过,也许解决方案是从美国移民到外国。如今,有900万美国公民生活在国外,多于1999年的400万人。21世纪美国最大宗出口产品可能是……美国人。而流动就是生存。

很多美国人不喜欢为了赚钱而非观光而出国。与其他发达国家相比,在国外工作的美国人很少。只有1/3的美国人拥有工作护照;而3/4的英国人和60%的加拿大人拥有工作护照。

如果你相信特朗普总统,甚至一些伯尼·桑德斯参议员的支持者,你会认为这是因为每个美国人都有在自己的国家得到一份高薪工作的神圣权利。

20世纪是美国的世纪,但21世纪并不完全是这样。丹麦或新西兰的年轻人比美国年轻人的生活质量更高。在那里,上大学免费,生病了不用担心没钱看病,就算是实习生也能享受两个月的假期。一个原因是美国政府在教育、医保和艺术方面的投入严重不足,这使得美国的部分地区看起来像战后的欧洲。

在国外工作的美国人拿着高收入,比如为中国航空公司工作的美国飞行员的年薪高达30万美元(约合207万人民币)。在世界各地,有大批美国人担任工程师、企业高管和英语教师,生活得很好。

批评者表示,这种全球化只适用于精英阶层,也就是那些在最好的学校接受过教育的幸运而富有的人。但是,美国人不是只能考虑在国外从事要求大学学位的工作。在墨西哥阿瓜斯卡连特斯的一家汽车厂每小时赚150比索(约合55元人民币),跟在底特律一个时薪40美元(约合275元人民币)的有工会职位没法比,但如果你本来是在宾夕法尼亚州斯克兰顿做汉堡,每小时赚8美元(约合55元人民币),那么墨西哥的那份工作就好很多。也许,特朗普总统与其建墙,还不如要求墨西哥向美国人开放劳动力市场。

当然可以理解为什么美国人可能依恋自己的房子、朋友、家人和故乡。外来者会把纽约当作另一个家,但对没有其他家的人来说,它就是最后一个家。美国是一个美丽的国家,一个安全的国家,在大多数人看来,它还是一个舒适的国家。的确应该在家里争取薪酬更高的工作。公司把工作转移到国外,是为了在环境法和劳动法更宽松的国家给工人支付更少的工资。

但美国工作的消失不是因为它们被挪到了墨西哥或中国,而是因为它们越来越多地被机器人完成。美国人需要的不是关税,而是培训。美国人还需要温和地教导自己的孩子:你可能希望在你出生的房子里待一辈子,但这不是一项宪法权利。

美国人很幸运,因为现在整个世界看起来都像美国。移民到国外的美国人照样可以吃芝士汉堡、看《宋飞正传》(Seinfeld),讲英语。

所以,美国的年轻人们应该充满信心地闯世界,不要相信特朗普的“美国浩劫”失败主义言论,美国人的进取、高效和诚实精神在全世界都是无与伦比的。

以纽约大学为例,一些学生能在蓬勃发展的印度新闻业找到赚钱的工作,因为他们在美国的顶尖大学里练就了写作和编辑技巧。在印度,他们的薪水足以买到一套公寓,享用精美的晚餐,僱佣人做家务。而他们留在纽约的同学大多仍在没有薪水的实习工作中挣扎,依靠贷款或家人资助为生。

文章作者最后称,对于自己正在上大学的儿子们来说,他们毕业后不一定能在美国找到一份工作。但他们已经充满信心地在巴西和印度尼西亚做过一些工作了。在纽约长大让他们能够接受在世界各地生活的想法。

作者:苏克图·梅赫塔(Suketu Mehta)著有《最大化的城市:孟买的失而复得》(Maximum City: Bombay Lost and Found)。作者还在纽约大学教授新闻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