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在寅收回作战指挥权,67年来首次向美国说不

就任第三周,韩国新总统文在寅支持率逼近90%。临危受命的他正着手弥补长期“施政空白”局面,在内政、民生、安全、外交等各方面进行改革。

据韩媒报道,韩国国防部25日向国政企划咨询委员会报告称,将推进把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时间提前至文在寅任期内,即2022年之前,这比朴槿惠政府的计划提前三四年。

“战时作战指挥权”是指在朝鲜半岛“有事时”指挥军方作战的权力,又称战时作战权。韩国军方的作战权分为平时作战指挥权和战时作战指挥权,其中平时作战指挥权由韩国联合参谋本部议长行使,而战时作战指挥权则由韩美联合司令(驻韩美军司令)行使。


可能有的小伙伴会产生疑问,韩国作为一个主权国家,为何连指挥打仗的权力都没有?

这一切还得从60多年前说起。上世纪50年代初期,朝鲜战争爆发后,李承晚政府为扭转战争败局,将作战指挥权交给了美军主导的“联合国军”。1978年,这项权利又移交给了新成立的韩美联合司令部手中。1994年,韩国了收回和平时期军事指挥权,但战时作战指挥权仍由驻韩美军控制。

卢武铉执政后,积极推行“自主国防”政策,并于2006年9月正式向美国提出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也得到美国认可。按照达成的协议,美方将于2012年将指挥权移交给韩方。

然而事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李明博和朴瑾惠政府均拒绝回收这一权力,再加上美国的“重返亚太”政策,战时作战权移交时间无限期推迟。

朴槿惠政府于2014年10月再度延迟回收战时作战权,并且未明确新的移交时间,在韩国引发强烈反应。

时任韩国国防部长官韩民求在接受质询时坚称,再度延迟回收战时作战指挥权是基于“安保考虑”。“(做出这一决定的原因是)朝鲜发展核计划以及导弹项目的问题目前不但没有解决,反而对我们的威胁性变得更大。”

但实际上,这一举动是更加触怒朝鲜,让东北亚局势进一步恶化,朝鲜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书记局曾发布公告称,美韩无限期推迟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意味韩国永久性放弃军事主权,此举势必导致朝鲜半岛和东北亚地区核战争危险性升高。朝鲜绝不容忍这一行为,将采取坚决措施予以应对。

当时韩国最大的在野党新政治民主联合表示,朴槿惠曾作出将会收回指挥权的承诺,现在推迟是失信于国民。韩国军队的指挥权不应交由其他国家负责。而文在寅作为新政治民主联合议员,在国政监察当中说,朝鲜战争结束超过60年,韩国仍未能行使战时作战指挥权,令人羞愧。

朴槿惠政府留下不少“烂摊子”,尤其是在安保领域,遗留的问题非同小可。

韩国媒体《韩民族新闻》发表文章称,韩国政府一直寄希望于“朝鲜崩溃论”的幻想,只是一味鼓吹韩美同盟多么坚固、依靠美国。韩国放弃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决定部署“萨德”、在日本没有道歉的情况下草率签署慰安妇协议、关闭开城工业园区等一系列无法理解的外交、安全政策,导致韩国沦为美国棋盘上的一枚棋子,以至于在朝鲜半岛战争一触即发的危急情况下,韩国却没有丝毫发言权,处境极为凄惨。

2014年,韩国就成为世界最大的武器进口国,其中一半以上从美国进口。美国试图将韩国限定在进口美国武器的水平上,严厉限制对韩国的技术转移,打压韩国的自主技术研究。

目前,韩国针对朝鲜的全部军事战略情报、70%的战术情报仍依赖驻韩美军提供,即便美韩联合对朝信号和图像情报侦察活动也完全由美方主导,韩军大部分威胁朝鲜纵深的武器均为美国提供。

为摆脱美国在外交和安全政策上对韩国的控制,文在寅竞选时的核心承诺之一,就是在任期内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其实,这也是韩国民族独立的根本要求。

如今,文在寅正努力开创外交新局面,任命外务官员出身的前韩国驻日内瓦大使郑义溶担任安保室长,体现了韩国新政府“以外交为中心制定安保政策”的大方向。此外,还提名没有经过外务考试且身为女性的联合国秘书长特别助理康京和为外交部部长候选人,也具有很大象征性意义。

韩国国防部5月25日表示,将成立国防改革特别委员会,在未来一年内确定国防改革方案,将涉及兵力规模、兵役期限以及韩军战斗力运营等重要问题。

没有一个国家能够为韩国的命运保驾护航,如果不把作战指挥权牢牢抓在手里,那最终也只能沦为他国的附属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