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银行全面关停支付机构通道业务,银行系清算或将全覆没

近日,多个支付行业社群传出消息,民生银行已经关闭所有支付公司的通道业务,华夏银行也已经暂停。有业内人士向支付之家网透漏,总行发文上收所有通道,本月底前全面停止,全面整改。

8月4日,央行支付结算司向有关金融机构下发了《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关于将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由直连模式迁移至网联平台处理的通知》(209号文),通知明确要求非银支付机构的网络支付业务由直连模式迁移至网联平台处理,并要求2018年6月30日前所有网络支付业务全部通过网联平台处理。同时,各银行和支付机构应于2017年10月15日前完成接入网联平台和业务迁移相关准备工作。

所谓的“网联”平台,全称叫“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清算平台”。顾名思义,它是负责清算的,这一点与银联相似,只不过两者针对的对象不同,银联负责银行与银行之间的资金清算,网联负责第三方支付与银行之间以及第三方支付与第三方支付之间的资金清算。

这条209号文政策一度让市场解读为央行将倾力扶持网联,甚至会切走部分银联的蛋糕,包括民生银行厦门新兴支付清算中心在内的多家银行系清算平台的命运将更加堪忧。

曾经,第三方支付机构通过

直连多家银行,形成了一种“类银联”的地位和业务模式。从业务系统的逻辑看,和银联通常处于平级地位。像银联一样,介入到具体的交易场景里,完成收单和清算服务,可银联账上不留钱呀!

人民银行倾力扶持网联,主要是因为第三方支付机构在以前的交易环节中所扮演的角色越来越像清算机构,这不是监管机构想看到的,和央行发第三方支付牌照的定位也明显不同。

所以,监管机构全面禁止第三方支付机构直连银行。即便如此,银行系也出现了类似的清算角色。

据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3月,中国民生银行总行新兴支付清算中心作为总行一级部门,在民生银行厦门分行的积极促成下落地厦门。自成立伊始,其定位就是全行新兴支付业态的综合清算平台,负责提供本外币、境内外、线上线下的支付清算综合服务。

在与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合作中,民生厦门清算中心事实上承担了清算职责,扮演着传统收单业务中银联的角色。

在民生厦门清算中心的模式中,交易上送链条变为“商户-第三方支付A-民生厦门清算中心-第三方支付B—银行”,清结算顺序也变为“银行-第三方支付B-民生厦门清算中心-第三方支付A-商户”。有知情人向媒体透漏,民生厦门清算中心并不是持牌的清算机构,二清机构对其而言可以看作是银行客户,一切的清结算流程可以视作民生银行收单业务的“大商户”处理。

对于此种模式,绝大多数的中小第三方支付机构还是很拥护的,毕竟支付机构自己去找银行一家家谈,谈判的时间成本往往很高,而由于规模限制价格也往往不便宜。而民生厦门清算中心则可以一站式解决所有银行的接口问题,与此同时成本又比银联便宜不少。

此前,民生厦门清算中心紧急关停网关,45家支付公司资金无差别冻结的相关新闻。今年6月,江西省公安厅下令冻结6月16日财付通对厦门民生(民生厦门清算中心)的清算款,涉及金额6500万,冻结6月20日、6月21日银盛支付对厦门民生的清算款,涉及金额1.5亿,冻结原因为配合调查,未提供任何具体信息。

6月21日,民生银行厦门新兴支付清算中心(同“民生厦门清算中心”)针对其下游合作伙伴发出“i支付(网关)业务紧急通知”,临时紧急关停i支付(网关)业务。

紧急关停i支付(网关)业务之后,包括百付宝、通联、杉德、汇付天下、甬易支付、现代金控(北京)、银生宝、天翼电子、易联汇华-易势、汇潮支付、北京数码视讯、上海迪付、北京钱袋宝、易智付等在内的共计45家支付机构受累资金被冻结。除却45家持牌非金机构,还有大量二清机构也同样遭遇了资金冻结。此次事件令包括银盛在内的多家支付机构高层被约谈。

今年8月份,央行调查组曾于7月进驻民生银行厦门清算中心,清算中心若干项目被定性违规。与此同时,民生总行也发文一方面叫停了分行机构与第三方支付在网关层面的合作,另一方面系统也将上收总行。

“民生厦门清算中心的交易规模快速地成长了起来,营收和利润都在激增,大大刺激了当地其他银行分行机构的神经。”一位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副总裁如此表述。

除了民生银行以外,华夏、平安、中信、恒丰等银行先后沿用了该模式。

如今,银行系清算大军或将全军覆没!

或许,未来只为网联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