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370失联索赔案家属提十诉求,仍在给失联女儿充话费

1354天,马航MH370失联家属李秀芝数着时间度日。“好好的一个人坐了一趟飞机就没了。”时至今日,李秀芝依然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平安回家。

11月20日14时许,北京铁路运输法院第一法庭,首场马航MH370航班失联乘客家属民事索赔案庭前会议如期举行,原告是57岁的李秀芝,她的女儿在这起灾难中失联。

“我们的第一项诉请就是要查明MH370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他们书面告知。”原告代理律师张起淮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当日庭前会议上,五家被告均确定了答辩意见, “新马航说责任都归老马航,老马航说飞机在哪里失事就归哪里管。”

失联家属:一直给女儿充话费,“想要回她”

这是“天大的事”,李秀芝对澎湃新闻说,三年多过去了,她一直追问着女儿的下落,“我始终得不到一个解释,身体垮了,生活没了着落。”

事发前,生于1987年的李洁(李秀芝女儿),在京津两地从事外语翻译工作。“她找了两份工作,平时回家就抢着帮我做家务,很懂事。”

在此之前,李秀芝曾卖掉家里的房子,供女儿出国留学,女儿刚参加工作一年多,“正当要回报的时候却出事了。”

在过去的一千多个日夜里,李秀芝从未放弃过寻找自己女儿的下落,她在河南和北京两地间往返了80余次,平均每个月2次。外交部、民航总局、大使馆……只要能问询的地方,她都跑遍了,“我日夜期盼,就是想要一个准信,想要回自己的女儿”。

除了身体的奔波,精神上的煎熬更让李秀芝难以忍受。“饭也不思,觉也不好”。谈及现在的生活,李秀芝说自己正面临着巨大的生活压力和精神折磨。

事故发生后,李秀芝只拿到了责任方给予的3.1万元的生活补助,“之后再也没有了,只能靠亲戚朋友的救济维持生活。”

“我每个月都会给女儿充手机话费,觉得她还在,只是手机一直都关着机。”李秀芝说。

提10项诉求,要求书面公布失联原因

“不好熬,失望。”在庭前会议结束后,李秀芝带着哭腔向澎湃新闻透露了自己的感受。

澎湃新闻注意到,此案的五家被告分别为:美国波音公司、英国罗尔斯飞机发动机制造商、马来西亚航空(MAS)、新马航(MAB)、德国安联保险。

在这一场庭前会议上,法官主持了原被告双方的证据交换和诉讼主体资格认证。据律师张起淮介绍,失联者家属一共向法庭提出了10项诉求,包括要求被告书面说明失联飞机的现状、查明并公布事件原因和责任等。

张起淮说,五大被告均在法庭上作了实体答辩,确立了答辩程序和理由。不过,也有多家被告也提出了异议。

比如,新马航说责任要归老马航,老马航认为飞机摔到哪应该找哪里,应由国际组织和政府去主张。波音公司辩称,飞机设计和质量没有缺陷,应该免责。罗尔斯公司则指出了诉讼主体资格的瑕疵问题,认为原告诉的应该是其控股公司。安联保险声称自己并非马航的保险人,也不是再保险人。

张起淮认为,所有被告都有一个矛盾点,他们一边宣告飞机失联,一边又说不该赔,说还在找, “如果不能够举证自己没有责任,那就推定它有责任,就要进行无限额赔偿。”

不过,涉案被告并未就管辖问题提出异议。

“我们希望被告早日书面公布失联原因,越快越好。”张起淮说。

部分家属接受诉前赔偿,赔偿条款一对一保密

澎湃新闻注意到,律师张起淮一共代理了14位旅客家属的诉请,涉及36个家庭,起诉金额少则一千多万,多达两千多万,包括精神损失、身体损失等。

“数额的大小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前面几项请求。”张起淮表示,此前有部分家属接受了诉前赔偿方案,协议约定免去所有被告责任人的责任。

“根据家属的统计,154户家庭有60多户接受。”张起淮直言,赔偿条款是一对一保密,无法进行精确统计,“我们代理家庭没有接受对方提出的免责方案。”

在张起淮看来,庭前会议之后还会有证据交换,证据交换后很可能就要进行开庭,但“恐怕在年底前开不了庭。”